搏击

平安私财业务位移信托边缘化征兆

2019-08-14 19:04: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平安集团划转私财业务或许是一个完全出于自身整合需要的个案。

本报记者 郑岚予 发自北京

公司从依靠银信合作积累了最初的资本,到羽翼渐丰逐步摆脱对银行的依赖自主创业,再到纷纷成立私人银行业务部门,银信关系可谓反反复复,如今,二者间的关系再次走到了十字路口。

此次的征兆来自于平安集团的一个看似并不起眼的动作。9月27日,多位接近平安集团的人士透露,已经决定把平安信托的私人财富管理团队并入(,),以此为依托成立私人银行部。

“在过去的2年里,信托业花大量人力物力搞所谓财富管理中心和私人银行,但远远不能撑起信托发售额,主力渠道还是银行。”资深信托人士刘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平安的上述做法或许是一个完全出于自身整合需要的个案,并不具代表性,也或许预示着一个新趋势的开始。

发挥比较优势

2007年以来,平安信托的私人财富管理团队从无到有,到2011年底,在岗理财经理已突破300人,目标是打造中国最大的高端财富管理商。

然而这一切都在平安集团通过重重波折将全国布点完善的深发展收入囊中之后出现新的变数,平安集团的高端财富管理业务既可以放在信托公司,也可以放在银行。从最后的结果来看,马明哲仍偏重于银行。

从销售渠道内部架构来看,平安信托分为私人财富部、综合开拓部以及信托业务部三个层面,三者分别对应高净值客户的财富管理业务、与集团业务相连接的交叉销售业务以及传统信托业务。私人财富部的被剥离,对于平安信托而言,无疑如抽去主心骨。

但刘擎表示:“私人财富管理部门被整合走后,平安信托将专注产品的创设,反而没后顾之忧,因为它有强大的产品销售后援。同时,银行也可以充分发挥其优势,因为很多信托客户极易回流至银行,整合举措有利于各个业态比较优势的充分发挥。”

对平安此番整合,刘擎猜测有可能是“扶植平安银行做大做强,是平安集团目前的战略重心,将平安信托的私人银行业务划入平安银行,是提升其零售业务板块的捷径” 。

刘擎表示,信托客户和私人银行客户有大量重合。“信托一般100万一份,购买者家庭可支配财富应该在1000万元级别,这极其类似私人银行客户,但信托客户的忠诚度不如私人银行。”

另有不具名资深信托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马明哲本次整合为明智之举”,该人士认为“信托的发展没有网点,很难积累优质的客户,而银行、证券、保险公司相对容易拿到客户资源”。该人士谈到这点颇为感慨:“目前,发行不是自己的,客户也不是自己的,所以信托缺乏核心优势和影响力,能够主导的产品也非常受限制。”

定位仍模糊

平安集团的上述整合还有着更深的政策背景。

近日,“一行三会”以及出台了《金融业发展和改革“”规划》(下称“规划”),规划对银行、基金、保险、等各个金融行业都作出了比较明确的定位与规定,如对银行业提出“构建功能健全、服务高效、竞争有序、效益良好、安全稳健的现代银行业体系”;对保险业提出“顺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市场需求,初步建成市场体系完善、服务领域广泛、经营诚信规范、风险防范有效、综合竞争力较强的现代保险业”;对券商则是“不断提升证券业机构规范发展能力和专业服务水平”。而对信托行业则没有作出明确规定。

普益财富分析师范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规划内容来看,资产管理业务在除了信托业外的其它金融子行业全面铺开,已对信托公司业务产生挤出效应。不过,信托公司在私人银行领域很需要,因为私人银行最大的需求是资产管理需求,而信托由于制度优势、工具多样性,使得私人银行一定会通过信托进行。

截止到今年二季度末,信托业受托资产规模超过5.5万亿元,占据了金融行业的第三把交椅,直逼保险业。尽管如此,仍有多位信托资深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出未来信托被边缘化的担忧,除了上述信托业本身的缺陷外,政策层面对其定位依然模糊。

中国信托业协会会长、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明确表示:“中国信托业发展的三十多年中,前二十多年是在一种混沌中走过的,信托公司不知道该干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干。”大踏步前进的信托业仍未能走出行业定位尴尬的怪圈。

对此,规划论证小组成员、(,)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意味深长地称:“不少人关注到规划中未明确提及信托业,实际上信托更多的是一种金融功能。”

私人银行客户粘性低

有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所谓金融功能,等于明确了信托行业的工具特征。”

但针对信托未来将被边缘化的说法,银行业人士反而不以为然。(,)私人银行某资深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信托才逐步成为银行私人银行的敌人,因为客户最注重的是投资回报,信托业的资产管理优势得天独厚。”

据该人士介绍,目前中信私人银行是采取准事业部制,总行私人银行部通过北上广深的直属分中心开展中信银行体系外客户拓展,总行私人银行部基本实现与BBVA合资(处于监管与边缘)、独立核算和独立人事权等三大基本独立运作职能。“在中国私人银行领域,虽然中信银行未获得私人银行牌照,但事业部制运作最为彻底。”该人士表示。

同时该人士坦言,即使有“运作最为彻底的事业部”,私人银行客户“忠诚度依然不高,朝秦暮楚,在多家银行开户的现象比较普遍”。该人士另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了句颇为别致的话:“五年来,在中国私人银行业,信托与PE确实是较为重要的产品。私人银行具有天然的信托化的倾向。”

刘擎认为,从私人银行已经颇具规模的几大银行的金融实务看,私人银行具有典型的“目的驱动+业务整合”特征,他融合了投行、资管、投融资、信用服务以及货币、资本和实业多个市场的功能,一切以客户需要和利润为导向。

但这与其它兄弟部门存在业务竞争和利益切换,这就要看银行掌舵人对于这种变革怎么处置,必须承认,竞争是永恒的,即使没有私人银行,在传统的业务条线下,也存在各种抢客户甚至挖墙脚。如果按照真正市场化的观点,就是整合多种金融工具为客户提供成本最小、收益最大、最有效率的金融服务。

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邢成也对信托行业的未来信心满满:“不存在银行兼并信托公司并将其作为一个部门的说法。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平安信托私人财富管理部门已积累一批优秀人才,在业务项目渠道、模式创新、整合资源方面有着银行难以匹敌的优势。集团将这些资源和人才在内部调拨,用信托工具创新银行私人银行业务,将更有效地为高净值客户提供资产管理服务,相信银行最终使用的工具和渠道还是要回到信托中去。”

云南专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哪家医院治色斑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