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逍遥红尘仙 第一百四十五章 阳池

2019-10-12 18:1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红尘仙 第一百四十五章 阳池

浮生山的某处峰峦上,有七石并立,连成一线,宛若汤匙,与北斗七星遥相呼应。请大家看最全!

此处是周维的闭关之所,罕有人迹,告别李风扬,离开紫竹海后,周维就回到了这里,他盘坐在七石中间,却是久久不能平心定神。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周维长身而起,走到一块长石旁。只是普普通通的长石,全无奇异之处,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能与北斗中七颗星辰的方位遥遥应对。

“师妹……”周维唤道,他轻柔抚摸着的长石对应的正是天璇星,也是他久久不能相合的最后一枚星辰。

倚靠着青石,眺望远方,周维抚摸着脸上的疤痕

,正是这条狰狞丑陋的伤痕,破坏了他原有的清新儒雅的气质,连带着性情都发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的周维,再也不是曾经那个温文尔雅,受人敬佩爱戴的二师兄了,在大多数人眼里,他只是一个喜怒无常,自怨自艾的怪人。

“那时候,我该与你们同生共死的。”周维喃喃着,眼底里的情意深沉到没有半点波澜。

“哒哒哒……”窦环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叹了一口气,说道:“师弟,你也是时候出去看看了,有些事,别一直闷在心里,出去多走走,多看看,就放下了!”

风抚来,绕过长石,吹着周维的面容,他眯起眼,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下!”

“天噩峡的事,师尊和两位师兄都已经知晓,他们要求你必须走一趟,这是命令,不容违背!”窦环瑶面色一肃,说完便走,走出去十余步,又顿了顿,补充道,“此次出行,除了我们仙道的弟子以外,还会有另外三道的弟子一同前往,师弟,早作准备吧。”

“又是那些人吗?”周维仿佛是在自语,“曾经一起战斗过的人……”

………………

李风扬烘干了湿漉漉的衣裳,回到木屋里,佯作小憩一番后,就推开门走出来。隔着老远,透过几间木屋的空隙,他看到了那株被压弯的紫竹,不由得舔了舔双唇,只觉口齿清香一片,更有甜蜜上心头。

“咯吱!”左侧的木屋中也有人走出来,是裴青青,她变得清丽而从容,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但仅仅是对视,便有着数之不尽的柔情蜜意,藏在秋波里。

“总觉得你俩之间又多了些许猫腻。”宝儿从右侧木屋里走出来,嘟着嘴说道,大仇得报,小女孩也开朗了许多。

一切,都在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昨夜与周维一番对话,李风扬便清楚地知道,对方无意出山,他也不好强求,开始与裴青青和宝儿商量,何时告辞离去,又是否要去探一探天噩峡。

三人正在笑谈之际,蓦然之间,有不速之客上门。

窦环瑶大步走来,在距离三人十米外的地方站定,她的神色很平静,淡淡地说道:“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们能够共享地图,一同查探天噩峡。”

她说是请求,倒更像是命令,李风扬不由得眉头一挑,摇了摇头,道:“这不可能,很感谢几日来的招待,我们稍后就走。”

“二师弟已经改变主意,答应会与你们同去,地图本就有他一部分。”窦环瑶依旧不疾不徐地说道。

“同行之人还有何人?”

“佛道刀巴和尚,鬼道尹修梦,法道花不允。”

“很遗憾,我信不过他们,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是存在分歧的。”李风扬摊了摊手,状似随意地说道。

四周的风一紧,藏在剑鞘里的北帝剑在嗡鸣,窦环瑶的神色,渐渐地冰寒。裴青青和宝儿见了,一个屈指,一个亮出彼岸花,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架势,李风扬将两女拦住,他直勾勾地盯着窦环瑶道:“地图是我的,我想浮生山不是不讲道理的地方,堂堂的仙道阳池派更不会强取豪夺!”

窦环瑶的气势顿时一泄,她沉声道:“将地图共享,你能够得到相应的好处。”

“什么好处?”

“阳池!”

“阳池?”裴青青闻言,顿时低声惊呼,她凑到李风扬的耳边,低声解释道:“风,这阳池之水,乃是天地奇物,不仅能够有助于修炼,突破境界,甚至可以提升资质,是不可多得的造化,答应她吧。”

李风扬闻言,微微颔首,他亦有所耳闻,阳池之水是仙道的立宗之本,能以此池作为宗派之名,阳池的功效,就可见一斑了。但他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指着身侧的两女说道:“如果能让我们三人一块儿浸泡阳池之水,我就愿意共享地图。”

“你,不要得寸进尺!阳池的份额,一年也不过五个,绝不会一下子送出三个的。”窦环瑶闻言,咬牙切齿道,但见到李风扬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时,她只能恨恨地平复怒意,说道,“你的要求,我会禀报师尊和两位师叔,请他们定夺。”

说完,她转身就走,显然是一刻都不愿意多留。

望着窦环瑶离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消失,裴青青方才说道:“风,你该答应她的。”

“阳池的功效,当真很强大吗?”李风扬问道。

“何止是强大啊,堪称无与伦比,那些久久桎梏于境界的修者,只需要一杯阳池之水,立时就能坐地突破,这还只是最基础的用处,若能够泡在池水里,更是能潜移默化地改善修行资质。”裴青青娓娓道来。

“可我看阳池派弟子的修为普遍不高啊。”李风扬皱眉道,事实也确是如此,连大师姐窦环瑶的修为都在命源八重左右徘徊,更遑论其余弟子,而与他们年纪相仿的欧阳九华,却是早早的达到了命源巅峰,两者差距甚大。

“这应该涉及到阳池派的隐秘了,他们的修为进度虽然慢,但据我所知,只要资质非太差,六道各宗派的弟子是没有瓶颈之说的,他们的修为能够一直增长,而不像其他修者,到了某个境界,就开始停滞不前了。”裴青青道。

“莫非就是因为阳池之水的功效?”李风扬一笑,搂着裴青青和宝儿,说道,“那我就更要为你们争取了。”

“恐怕很难,这类立宗之物,一般不会用于外人!”

“那可不一定!”李风扬的眼眸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华。

………………

窦环瑶原本也存有与裴青青一样的想法,她步履匆匆的来到阳池边上,三间茅屋前,禀报一番后,得到的结果却是与心中所想截然相反。

“答应他的要求!”

师尊的话语声依旧萦绕在耳畔,使得窦环瑶愤愤难平,她告退离开后,一路朝着紫竹海飞奔,心底却始终回荡着一个声音:“为什么?”

“为什么一年只有五份的阳池之水,要割出三份,供外人使用?”窦环瑶想不通,即便是身为大师姐的她,也要在突破命源,达到筑基的时候,才有资格浸泡阳池之水,而现在李风扬竟然能够捷足先登了。

窦环瑶到底是阳池派年轻一辈的大师姐,很快就平复心绪,冷静下来的她不由得想道:“莫非天噩峡之中存在隐秘,而其中所得之物,更胜阳池之水?”

这个想法才刚刚冒出来,就被掐灭了,“若是天噩峡里藏有秘宝,那应该是举全派之力寻找,而不是邀另外三道的弟子一同前往。”

四道弟子同行!

窦环瑶忽然瞪大了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骇然的猜想:如烛龙被封印在禁神海岛之中一样,天噩峡里,也沉眠着十凶之一!

“可是六道十凶,不是敌人吗?为什么要帮助他们?”这一刻,窦环瑶迷茫到极点,宛若失了魂一般。

与此同时,阳池派,简陋茅屋中,三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再次走出来,互视一眼,幽幽而论。

第一位老者说道:“也是时候,揭开一些当年的迷雾了,有些事,并非我们之愿,都是那位策划的,说到底,六道和十凶,还曾同生共死过呢!”

他说着,透过云雾,遥望远方,他所望的方向,是九州中心,龙州帝都!

“乱世将起,瑶儿这孩子,恐怕难堪大任啊。”第二位老者岔开话题,有些忧虑的说道,“本以为维儿能够成为扛旗之人,却为情所累,可惜可叹啊!”

“当年你还不如他们,五鬼门的女弟子到访,你还偷看她们沐浴更衣呢,偷看也就算了,却被抓个正着!”第三位老者嘲笑着,又说道,“修行之道千千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道路,要跨过无数的坎,方可成就,孩子们还小,慢慢培养也就是了,世道将乱,能守则矣,不图其他。”

第二位老者闻言,顿时面色泛起潮红,再也维持不住仙风道骨的形象,不满地大叫道:“老三,都过去多少年了,怎么还提这件事,那时候,还不都是你怂恿的!”

“哈哈,你们俩啊,半斤八两!”第一位老者手抚长须大笑道。

“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六道传人的资质如何吧。”三名老者一齐出手,打出一道无形的光,汇入阳池之中,顿时满池的水,都沸腾起来。

本书来自:

保山治疗睾丸炎方法
鸡西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随州牛皮癣
保山治疗睾丸炎费用
鸡西治疗白斑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