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超战兵王 第344章 我在北大等着你们

2019-10-12 23:3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战兵王 第344章 我在北大等着你们

徐建国的计算机技术非常不俗。

至少,在林洛看来,已经达到了黑客的五级水平。也就是能防御和构建系统的人。

黑客有十级。

分别是一级入门级:会使用安全工具,能简单扫描和破译密码;

二级系统管理员:善用安全工具,熟悉系统和络;

三、级研发人员:对操作系统特别熟悉

,开始开发代码,写扫描器;

四级擅用漏洞者:自己能找0day并且写exp利用漏洞的。

五级高级工程师:防御和构建系统的人。

六级精英架构师:对操作系统极其精通。

七级黑客、八级黑侠、九级黑尊,十级缔造者。

当然,这里的七级黑客,并不是广义的黑客。而是狭义的,能够真正成为某个领域的权威者的代称。

这几乎已经是黑客能达到的最高成绩了。

至于黑侠、黑尊甚至缔造者,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中,极少有人能见到其庐山真面目。

所以,五级黑客的评价,已经非常高了。

而白一,全球排名前十的终极黑客。他的段位,已经介乎于黑侠与黑尊之间了。他不仅能善用各种漏洞、构架络、设计程序,还能真正的架构世界。

也就是说,他已经能像微软、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构建属于自己的络世界。

当然,也只是具有了这种实力。真正成为这样的公司,还要具备足够的人力、物力,以及最困难的基石――用户。

用户,关联的最多的一个络术语,就是“入口”。抢占了入口,也就抢占了用户。而争夺用户,是每一个科技公司赖以生存的生命线。

譬如以搜索著称的百度、以电商闻名的阿里(淘宝)、以社交著称的腾讯。都是在搜索、电商以及社交等方面,抢占了用户。

而这三家科技公司,也被华夏科技界,誉为BAT,即:B,百度;A,阿里;T,腾讯。分别是三家公司的第一个首字母。

而放眼全球,微软的系统基因、谷歌的搜索基因、Facebook的社交基因等等。都是强有力的用户入口。

林洛看着徐建国极为流畅的操作,就知道他在计算机上的造诣不小。

只有几十秒种,徐建国就调出了几个小时内的所有视频。

然后,只见他指尖不断敲击、切换,然后,拿着鼠标,来回挪动。

不一会,他就把视频切换成上下两排共六个窗口。

“吴处长!”徐建国坐在计算机前,说道:“六个画面,你想看哪个就跟我说一声。”

很快,第一个画面就切换到了北大数院学生,前来挑衅林洛的画面。

“先看第一个!”吴厚连忙说道。

啪啪啪!几声脆响,徐建国暂停了其它几个画面。然后,把第一个画面放大,全屏呈现出来。

但当画面递进时,吴厚傻眼了。

这和林洛之前播放的画面,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眼前播放的视频,似乎更完整了。

但也仅此而已。

学生们说林洛把人扔下二楼的画面,并没有在视频中出现。

“这……这怎么可能!”黄衣学生,看着视频画面,说道:“他明明把人从二楼扔下来了的。视频中怎么没有?”

“从二楼扔下来?”皇甫言微皱了皱眉道:“被扔下来的学生呢?送医院了吗?”

“没……没有!”这黄衣学生,瞬间想到了关键点。只要是寻常人,谁会相信林洛能徒手接住人呢?

自己要是硬说出真相,在没有眼见为实前,只会被这群认为自己在撒谎。

而且,还是把他们当傻子的那种谎。

所以,他想了想,嘴角一抽道:“是他差点把人丢下了楼。可能……可能是监控刚好转过头去了,没拍下来。”

林洛听到黄衣学生这样的解释,居然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太可爱了。

“这可不是事实哦。”林洛笑着答道:“事实应该是我把他丢下去,然后又自己跳下去,在下面把他接住了。对不对?”

“对对对……”黄发学生脱口而出。

“编,继续编。”皇甫言微脸色一沉,瞥了眼脸色发冷的吴厚,问道:“吴处长,还要继续往下看吗?”

吴处长嘴角连抽几下,然后有些不甘道:“徐老师,继续。”

徐建国回头看了眼受伤不轻的林洛,心中嘀咕道:“我们这些学生,实在太过分了。不就来图书馆看个书吗,至于地域歧视?”

但他还是继续操作起来。

很快,又快进到了第二段视频。

只是,当吴厚、黄衣学生等人,看到视频中出现的画面时,瞬间就傻眼了。这和林洛播放的视频有什么区别?

哪里有区别啊,完全就一模一样好么。

无论是呈现的角度,还是画面中的人物对话以及动作,都一模一样。

皇甫言微先还保持着良好的职业素养,并没有发乱。

但当再一次把吴厚带人打林洛的视频看完后,皇甫言微终于怒了。

“吴厚吴处长,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皇甫言微怒喝道。

自从当来,他还从没见过如此颠倒黑白的。今天,她是真的怒了。哪怕她曾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吴厚神色铁青,半响才冷哼一声道:“这视频一看就被人动过手脚,我要报警,要彻查此事。”

“好!”皇甫言微冷哼一声道:“你报你的警,我写我的稿!就你这种态度,就别怪我言词激烈了!”

“皇甫言微!”吴厚冷眉一扫道:“别忘了,你是北大人。”

“正因为是北大人,我才不耻这种行为。怎么,你想拿北大威胁我?”皇甫言微冷笑一声道:“我言微的名字,取自‘人微言轻’四个字。但我从小就立下志愿,不为权贵低头,不为弱者失声。这一次,我决不退缩。”

“很好!”吴厚冷笑道:“可你忘了的操守吗?黑白不分,谈什么人微言轻?”

“你骂人是假?你打人也是假?”皇甫言微眸子一凝道:“他身上的这些伤口、淤青,还有院长说的内伤,也都是假?”

吴厚哑口无言。

“学生之间的纷争,我不想过多点评。但你贵为人师,就因为自己的外甥被打,而带着学校保安殴打外校生,就这一点,你就不配为人师表。”皇甫言微铿锵有力道。

“你……”吴厚气得浑身发抖。

皇甫言微冷冷扫了他一眼道:“或许林洛真有做错什么,但此事归根结底,还是因北大学生太目中无人。你身为教务处长,不树标杆,反立恶行。你误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些有望明天成为国家栋梁的莘莘学子。”

皇甫言微的这几句话,可谓掷地有声。

而且,她也并非一味的偏听偏信。她没有追究学生的,而是把重点放在了吴厚身上。

北大学子骄傲自满,并非一日之寒。但人非生来而自傲。其心性养成,与学校校风脱不了干系。

可以说,吴厚在树立校纪校风方面,的确有非常大的失职。

众人出了监控室,林洛又不知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收回了那枚连接器。

“弟。”皇甫言微亲昵地叫了林洛一声,然后说道:“你放心,姐会还你一个公道的。你就等着看明天的燕京晚报吧!”

“嗯!”林洛有些热泪盈眶地点了点头,然后,在皇甫言微错愕的神情中,小声道:“姐,可以提个要求么?”

“什么要求!”皇甫言微问道。

“就是登报的时候,我的名字,你看能不能……”

“能不能匿名是吧,这个没问题。”皇甫言微连忙宽慰道。

但林洛却连忙摇头,一字一句道:“不,姐,我是想让你实名登记。身正不怕影儿斜嘛,我就是想经得起检验。”

“你想实名?”皇甫言微明显有些意外道。

“嗯。”林洛点了点头。

皇甫言微看着林洛,好半响才迷人一笑道:“你还真让姐姐有些出乎意料。你就不怕到时候有人找你麻烦?”

“真怕麻烦,就不会打给报社了。”林洛沉吟了片刻,接着道:“其实,不满姐说,有太多人不欢迎我来燕京。所以,我想光明正大的告诉他们,我来了。不仅来了,我还来得精精彩彩。”

其实,林洛这其中的语意,说的是燕京那些不欢迎他回来的世家和豪门。

但听在皇甫言微耳中,以为是北大数学系的那些高材生不欢迎他。因为,今天的采访,她也了解到了,林洛是国际奥数金牌得主。这次也是正名而来。

“行!”皇甫言微神色喜悦道:“姐欣赏你的光明磊落。到时候,要真有人找你麻烦,可以找姐。在燕京,还没有你姐摆不平的事。”

“好呢。”林洛笑呵呵道,然后,想了下,接着道:“哦,姐,把你的号给我下,我把我的信息发给你。到时候,你可以在结尾,备注一下。”

“你这是变着法子套姐的号码吗?”皇甫言微盈盈一笑,说道:“你不问,姐也会给你的。”

她伸出手道:“还愣着干嘛,把给我。”

于是,林洛乖乖掏出。

再接着,林洛在无数憎恶,又羡慕的眼神中,不费吹灰之力,要到了皇甫言微的号。

林洛接过,立即把早就准备好的信息发给了皇甫言微。

信息中,林洛写了一句话:我叫林洛,我回来了!

虽然,皇甫言微并不知这句话的深意,但也觉得在文章结尾处加上这句,也无伤大雅。

“好了,那我先回一趟报社。”皇甫言微叮嘱了林洛一番道:“晚上我接你去陈院长家。”

看着皇甫言微飘然远去,林洛久久没有收回目光。

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林洛这才轻启朱唇,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局已经布好,就等你们来了!”

抚顺治疗早泄费用
茂名治疗牛皮癣费用
新乡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抚顺治疗早泄医院
茂名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