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绝世剑姬 第五百零四章 彼岸之花

2019-10-12 23:12: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姬 第五百零四章 彼岸之花

镜海之中生机断绝,没有任何生灵存在的可能,唯有一片令人恐惧发寒的寂静与黑暗。不过在最为阴森恐怖的两万里深处,此刻却有一道幽光在隐隐亮着。

那是一朵从破碎的血肉中长出的花儿。

花被为暗红色,整支花犹如伞状一般盛开,花瓣倒披针形,像是无数细小的触须蜷曲张开,在空无一物的深海中

,显得尤为狰狞吓人。

鲜血自花上缓缓流淌而出,落在不浮鸿毛的弱水之中,既没有蒸发也没有融化,只是诡异的悬浮起来。

一花一世界。

浩瀚无边的血海在花中世界蔓延,流经天上地下,一条遮天蔽地的青色巨龙正盘绕在一把神剑之上,睁着巨大的瞳孔,平静的望着眼前已经彻底崩裂开来的识海。

神剑正巧卡在两扇仿若无边无际的古老石门中央。

血色的潮水不断冲刷着石门上的远古神魔壁画。

识海世界的剧烈变化,已经将它从沉睡之中彻底唤醒过来。

妖塔已经彻底崩碎开来,其内的公冶伯宫泰平早已因为维持生命的法则丧失,连同妖塔一同毁灭。

只不过却有一股强烈的欲念在妖塔附近的血海处生生不灭。

那是一团五颜六色的怪异旋风。

其中蕴藏的,正是数百女修生前留下来的种种念头,其中最多的,是遭遇南门康虐待调教后,剩下的那种生物最本能的渴望。

若是仔细一看,会发现这股风,与外界缠绕着魂魄的风却是同属一源。

这些欲念,正在不断呼啸着,涌入到一片红蓝光团之中。

那是凌雪此刻毫无意识的魂魄。

神睚望着这股风,看遍世间百态的沧桑目光中透出几许光芒,本以为我将要随着她重入轮回,却是没有想到,最后那个老头儿留下的星河彻底崩溃的时候,洒下的星光也唤醒了这数百女修的本能意识,这些女修竟然自甘为她牺牲自己,代替她的魂魄进入到轮回之中,为她的魂魄强行驻留付出代价,再为她续上四年魂魄不灭的时间。

因果因果,善因本应种下善果,天道轮回之理。只不过,她除了遵守轮回规则外,本身就不在天道规则之内,这一次的众生善因,斩断了她三年与轮回之道相沾的可能,令她彻底万物不沾,加上这份在血海中已经酝酿许久的庞大怨念,真可能彻底唤醒她体内的那个妖。

神睚心中想着,目光深深的望了一眼虚空。

本应该空无一物的地方,随着他这一眼过去,却蓦然一睁,出现了无数漆黑遍布利齿的嘴巴。

仿佛要冲出来将神睚吞噬一般。

龙息微微一紧,饶是永生不死的神睚,在一瞬间中也露出几许忌惮。

就在同时,识海中的红蓝色光团开始剧烈闪动。

蓦然间。

所有嘴巴尽数隐去。

血色洪水滔天掀起。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伞状暗红色花朵诡异的更加伸展开来,似乎在迎接真正深渊的降临。

黄泉路漫,人间之上,转眼又是一年。

江湖上不少修士开始离奇死亡,开始还没有人在意,但是后来有心人突然点出了一个极为诡异的地方,不少人才开始感到遍体生寒起来,尤其是当初斩妖一战幸存下来的修士们。

因为,这一年里面,莫名死亡的,都是当初参与了围杀凌雪的宗门以及修士。

于是有传言说,妖**魂不散,从黄泉化作厉鬼前来复仇了。

若是不去算那些顶尖的大名鼎鼎人物,当初三千弱水畔,四百王侯如今剩下五十四位,青虹城外的六百王侯,则是剩下了两百三十六位,合计算起来正好是二百九十位,而今却是逐渐减少,仿佛是被蚕食一般,一个一个无声无息的死去。

其中最多的是两种死法,一种是连魂魄都找不到的人间蒸发,仿佛是被人生生炼化了一般,还有一种则是半身化作嶙峋白骨,剩下的半张脸上露出极为恐惧和痛楚的神色。

至于究竟是那种死法更为令人感到惊心动魄,已经无人去关心,此刻剩下的两百多人都感到兔死狐悲。

心惊胆颤之下,他们开始暗中私会,共谋生存之事,谁也不想下一个轮到的就是他们。

镜海国青虹城内。

外界此刻人心惶惶,简清漪却丝毫不引以为意,她不信凭借她的实力,还有谁能够无声无息的将她杀死。

此刻她正与底下面首行那阴阳交合之事,一条阴鱼在身后若隐若现,香汗淋漓,娇喘不已,就在她足趾僵直勾起,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达到极乐的一瞬间,蓦然一声推门声响起。

房门被人推开。

那是一个高大的赤瞳男子,他的眉宇之间,一道冥骨印记若隐若现,令人看了一眼,便不禁心惊胆战。

在他一步走进的刹那,滔天的白骨异象形成,整间屋子彻底骨化,鲜血流淌,犹如地狱一般。

简清漪底下的清瘦面首惊得面无血色,就是那龙般的活儿此刻也蓦了下来,简清漪感到身下不再那么充满,顿时空虚下来,心中升起几分不快。

她轻轻舔了舔唇边,望向这个看起来似乎也是一位真王的男人,娇媚问道:这么着急来接班呢,奴家可还没玩够呢。

薛磊没有去看身上逐渐浮起的寒霜,而是冷淡望着她,说道:正好,我来陪你玩。

轰然一声,将悄然结起的寒冰震碎。

无边的冥气犹如海啸一般,朝简清漪吞噬而去。

南域和中州的交界处,飘云关外一千里。

无数庞大惊人的凶兽,此刻都尽皆颤抖的趴伏下来,不敢发出分毫的声响。

因为远处正对峙着两个人。

白袍仙帝。银眸上皇。

此时此刻的皇星渊已经叩响帝钟,实力也得到了些许精进,不过若要与他的师叔司北星如今的实力比起来,仍然还是要差上一两成。

神通之术虽然得到的裨益更大,但却因为纪无双擅长不沾因果的穿梭之术,行动难以捉摸,瞬息万变,最是克制他的神通,令他来不及利用神算之术调兵遣将,此刻终于打听到他的位置,即使猜到这是纪无双的阳谋直钩,他也硬着头皮直接咬下,亲自降临到他的身边。

或许百年之后踏上万古帝道,他可以清楚的算清楚如今纪无双的每个行动,甚至可以从容的布下绝杀之局,但是以纪无双的成长速度,他根本无法想象,百年之后,纪无双究竟又会达到何等可怖的境界。

他如今是在与前世大帝的人物掰手腕。

没法再坐等这个可怕人物成长起来了。

望着不远处凌空而立的纪无双,皇星渊缓声说道:我不得不承认,我犯了一个大错,我本以为那半妖帝女才是最大的危险,没想到你比她更危险。

纪无双冷笑一声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你到底是谁?

纪无双淡然一笑,道:凌雪的道侣。

皇星渊眯起银眸,目光锐利:我为何算不到你,一点因果都算不到?

纪无双没有再说话,只是手中掐了一个法诀。

刹那世界一颤。

仿佛硬生生的又分出了一片世界一般,一道与本尊一模一样的身影逐渐从纪无双走了出来,每一步落下,都令风云倒卷,引起天上万钧雷霆,仿佛是一种完全不能存在于这一界的法则神通出现一般。

步步惊心,轰击在皇星渊的心中。

直到,两个如出一辙的纪无双冷漠的望着银眸上皇。

皇星渊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目光圆睁,露出难以置信,呢喃说道:这不可能

他发现纪无双的这个分身几乎有和本尊相当的力量,而真皇的分身也不过具有本尊两三成的力量,即便是他自己利用一些特殊手段也只能暂时将分身提升至本尊六七成的实力。

他突然明白了,紧紧盯着纪无双,用着一种仿佛从齿间迸出来的语气说道:你不是这一界的修士!

纪无双淡淡说道:现在知道已经晚了。

话音落下,分身已经一步消失,留下还未反应过来的皇星渊。

纪无双轻声提醒道:他已经去抄你的老巢了至于你,就留在这里陪我慢慢玩吧。

三十万里仙域逐渐萦绕而出,震碎穹宇。

千万王侯凶兽突然咆哮起来,仿佛朝圣一般膜拜仙帝。

漳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菏泽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三门峡治性病好的医院
漳州癫痫病
菏泽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