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遗失的云图 第九十四章 云中好人(上)

2019-10-12 18:36: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遗失的云图 第九十四章 云中好人(上)

黄昏中,官道上,两匹马和一只大狼的影子拉得好长……

这一日下来,越走,离云中越来越近,三三两两的行人让路边人为的景象开始多过了自然的风景。咕咕和少一打马从容,一溜小跑,正可谓春风得意马蹄轻,一日看尽郊外花。

转眼,就来到了云中护城河外的第一道关卡。

到底是普天之下第一号帝国的都城,已是日落西山的时分,为进京城云中而排队等候的人依旧很多,也都很守规矩。

此时,少一和咕咕随着队伍来到城墙脚下,抬头看,城门楼巍峨高大,尽显大国气派。

大周的西门——金光门,其上的城楼无疑是云中九门中最雄伟的城楼。因西面是且末国的方向,故而

,云中西门城楼修得如此高大,其隐含的意思自是不言而喻。西域豪强且末国虽算不上是大周最强大的对手,却是最能折腾的、也是让大周不胜其扰的一个劲敌。

当年,先祖稷子接受且末国投降时特意将金光门扩建加大了好几倍,以彰显大周强国的身份。

如今,往来西门的,多半是丝路上的商旅,少有身负兵器的人出现在老百姓的队伍中。

少一自打出现在队伍中起,便成为排队等待入城的人们指指点点的那个身背两把利剑、容易惹事的家伙。众目睽睽之下,好不容易熬到该自己接受检查啦,少一以为会轻松过关,却不成想被守门的士卒喝住,给带到旁侧的一个小草棚里。

“从哪来,来云中做甚?”草棚里,一中年男子问道。

“西境,四姑坨,是来参加学院考试。”少一按此前和咕咕商量的方式回答着守备的盘问。

中年男子细打量了几下眼前这个娃子:身着土里土气,脸被风给常年呲得红润如苹果。

当得知眼前的娃子是从个不起眼的、西南境边村而来,男子一脸鄙夷道:“你不知道入城时若携带‘管制刀具’是需要登记吗?”

“额——”少一一时语塞。

突然,带少一进草棚的士卒爬在中年男子耳边,叨叨咕咕耳语了几句,那男子脸色突变,声厉而语气强硬,道:“且末公主行刺事件刚过,你就堂而皇之地带刃打西边来,难不成你是且末派来的细作,跑来接应?!我看你难脱嫌疑。来人啊,拿下,给我带走。”

已经通过检查的咕咕正牵着当康和黑玉两匹高头大马,在城门洞下焦急地等待少一。半响过去了,好不容易见其出来,却是被两个士卒押着……

咕咕一看,知道情况不妙,来不及多想赶紧上马,头也没回地飞速入了城。

……

咕咕独自一人牵着当康和黑玉,漫无目的地走在热闹的街上,此时已过午夜,街上依然灯火通明,行人络绎不绝,小摊小贩吆喝声此起彼伏。

行至一拱桥,上桥之路突然被前面不知什么原因停下的轿子给挡住了。

咕咕正欲改道而行,但见挡在对面的,是一匹阔气的高头大马。大马上坐着的那人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身穿一件单绿夹衣褂子,腰系一条牛筋龟背银带,身高八尺长短……嗯,咕咕想,这分明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武官嘛!正与对面的轿子形成了对峙。明显,两不相让。

河风掀起轿帘,只见轿内坐着一个约莫四十出头的文官,此人生得目秀眉清、容光焕发……

可奇了,咕咕想,文武当街相遇,各不相让,双方的仆人各仗着自己的主人,正对骂得不可开交,引得围观者越聚越多。

想来,大周在大周王甲亥的治理下竟然民风很悍、风雅不再。咕咕权当是个乐儿,转身躲开。

微风中,迎面茶坊的幌子正随风摇曳,咕咕定睛一看,幌子上书写着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一窟鬼茶坊”。

起这样的名儿,料想该不知吓跑过多少胆小者。咕咕走近一瞧,屋内竟座无虚席,好不热闹,伙计的吆喝声、茶客的谈笑声不绝于耳。咕咕看得直摇头,忍不住自言道:“如此,也能品出茶的滋味来?!”

茶坊紧挨着的是一家酒肆,咕咕闲庭信步,走过去再一看,这里,则是另一番景象。

酒肆里,客人不多,酒保闲散,若不是店外挂在的酒幌,料定少有人能认出这是间酒肆。

“茶坊人声鼎沸,酒肆冷冷清清,这城里人的追求就是难以琢磨啊。”咕咕一边牵着马,一边对腰间小木匣里的白幽诉说着自己这个乡下妞进城的小感慨。

走着走着,咕咕发现身后有一个头戴斗篷、身形瘦小的人在悄悄地跟着自己。

又过了几条街,咕咕忽的转身,后面跟踪的人始料不及,打了个照面。少年并不惊,返到径直又跟近一步,咕咕忙退后几步,手也本能地伸向腰间,少年却低声对咕咕说道:“别再转身,一直往前走,在前面第二条巷子口右拐。”这斗篷下是个少年的声音。

咕咕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于是,就按他说的照做,进了第二条巷子。

四下嘈杂声瞬间消散,淡淡的酒香弥漫在空气中,醉煞咕咕。

对方开门见山地轻声说道:“在下是二公主派来找你们的,你别怕,来!咱们进里边说话。”

少年引着咕咕进了一家极冷清的酒肆。

对方掀起斗蓬,咕咕这才发现此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崔天鳞的哥哥崔天麒。他径自蹬上酒肆阁楼的阶梯,见咕咕仍站在原处,便回头说道:“姑娘请随我到楼上说话。”

少年看似对这家酒肆很熟,像是回到自己家里一样一般自如随意。

“我整个下午都在找你们,昨天你们真该和公主一起进城才对……怎么就你一人,那个小兄弟呢?”崔天麒没有半句废话。

“你们在河西道上的遭遇我已知道,甲亥眼线太多,二公主暂时不能出来相见。”为了打消咕咕的疑虑,崔天麒又补充道。

“入城时,少一被守城的士卒给带走了,我想可能是因为携带兵器的缘故,一个少年,没有什么在大周的履历记录,罪不该重……只是,我还不知该如何救他……”未等咕咕说完,崔天麒便插话道:“这个好办,内九公署那边找个说话的人倒不难。”

这些年,崔天麒一天也没有浪费自己的时间,长期掩盖身份的埋伏加苦心一诣,虽然他只当上个禁军里小小的伍长,但是,活动的余地却上到内务府总管,下到九门执事,他都能搭上个话。

“姑娘,你今晚暂且在这阁楼里住下,茶水饭食会有人送来。切记,除了下面跑堂的伙计和我之外谁来都不能应声,窗户最好也不要开,……”从掀开斗篷一直到现在,崔天麒始终一脸严肃,好似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似的。据崔天鳞讲,他始终是一脸严肃,他几乎从来不笑。

“大家都叫我咕咕……少一的事就拜托崔兄了。”

辽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乌海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重庆治疗白癜风方法
辽阳治疗宫颈炎方法
乌海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