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逆乱战神 第六十七章 被困石室

2019-10-12 18:2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乱战神 第六十七章 被困石室

被困石室

诡异的石室,完全性的封闭,没有空气,没有水滴。

你认为本来该有的一切,这里都没有,不该有的,这里也都没有。

这岂非本就是绝地?岂非本就是一个死得不能再死的死地?

玄琴没敢往下想,他的心已沉了下去,就像一颗平凡的石子已坠落无底的枯井。

红色的石壁上仍然还有光,是一缕缕微弱的红光,是一缕缕不停漂浮血煞之气。

当你厌恶一个人,或者一些事,再或者你所讨厌的一切,那么它就会偏偏缠着你,就像一个冤魂一样。

血煞之气不仅浓郁,更像是沉浮了半个世纪恶鬼,他们的张牙舞爪已令玄琴无比苦闷。

“玄琴哥哥,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盘坐在地上的zǐ怡神态极为疲惫,额头上发丝间,已汗如雨珠。

玄琴叹了一口气,轻语道:“不许乱说,认真点,不然心神无法合二为一。”

zǐ怡摇了摇头,艰难道:“我无法做到心神合一,你是应该知道的我的修为,都是靠丹药提起来的。”

玄琴又叹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已难以掩饰血气不足,似那让从冰雕里面走出来的活死人。

可他是个执着的人,执着的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来引导你,你照我说的去做。”

话音刚落,惊天神诀已快速运转,他的双手已与zǐ怡双掌相接,柔和光晕仿佛神明的叹息。

柔和的光晕由弱变强,由强变得更强,光芒已照亮了空间,空间里的一切都呈现惨白色。

惨白色的人,惨白色的脸,这岂非更像一个死人?

源源不断的神力输出,他脸已经不是苍白可以形容了,他的人也在为修复zǐ怡伤势而变得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zǐ怡却笑了,笑的非常开心:“咦!玄琴哥哥,我居然可以感应到你内心想法,让我看看你现在在想什么。”

她的笑容,就好像一个孩子忽然得到了自己喜爱的糖果。

这本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可是玄琴却不这么认为。

高兴的事情还在继续,而痛苦的事情却也依旧在上演,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两种完全不一样的心情。

玄琴身躯所溢出金色光晕已明灭不定,他的人就好像是遭受到可怕的反噬,眉宇间已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

“zǐ怡快停下!”

噗!

一口鲜血从玄琴直接嘴里吐了出来,他气息也随着变得更加脆弱,不似以往那么气势凌人。

眼前的景象,zǐ怡惊恐不已,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丝好奇,竟会让玄琴遭受如此重创。

这时候,她已慌了,忍不住大哭:“玄琴哥哥,你怎么样了?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事,现在你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也就放心了。”玄琴叹了一口气,嘴角血迹清晰可见,并且还未干涸。

后悔就像一把无情的尖刀刺入了zǐ怡的心脏,而这时候一只苍白的手伸了过来,为她擦去眼角泪滴。

玄琴并不希望别人担心自己

,更不希望这个可爱的丫头为自己哭泣。

zǐ怡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而心却更加疼痛,仿佛有只大手正在使劲的捏。

石室里已有了水雾,高温已令泪水化雾,为这空间添加了另一种隐形的生命。

“玄琴哥哥,你不要说话了。”zǐ怡泪眼朦胧,仿佛已被抽空了生命力。

玄琴忽然睁开眼睛,笑道:“傻丫头,别哭了,再哭就变成花脸猫咯!”

“你才是花脸猫哦,再怎么说我也是一美女,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美女哦!怎么是小猫猫能比的。”zǐ怡忽然跳了起来,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看到这样的zǐ怡,玄琴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zǐ怡道:“逆月姐姐她们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玄琴淡淡道:“我得加快修复身体了。”

话落后,他已全身投入自身的修复中,丝丝柔和的金色光晕,不断进出他躯体并随之逐渐扩散。

苍白的脸色已涌现一丝血气,片刻后金色光晕弥漫他全身,这个时候,他却像个入定的老曾,已浑然不知周围的一切。

时间如流水,赤红的墙壁的已变得有些发黑,似已夜幕来袭。

玄琴依旧纹丝不动,期间zǐ怡清醒过几次,几次为他拭去额头上的汗珠,几次黯然落泪。

眼泪本就奢侈之极,这个道理玄琴懂,他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深夜,空间也变得更加暗淡。

这个时候,zǐ怡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可是她看起来仍然很迷糊,似乎美梦已被惊醒。

玄琴笑道:“如果累,不妨好好休息。”

zǐ怡娇笑道:“不累,一点都不累,其实玄琴哥哥你才是最累的。”

玄琴摇了摇头,道:“现在我已经恢复了七八层修为,也是该离开这的时候了。”

zǐ怡道:“可是我们该怎么离开?”

玄琴道:“血厉曾说过,这里乃化血池。”

zǐ怡道:“可是这并能说明什么。”

玄琴笑了笑,道:“化血池本就是一至邪之地,你认为我们现在所在地方会是一个充满危险的绝地么?”

zǐ怡似已恍然大悟:“哈哈哈,我明白了!”

玄琴点了点头,人已开始走动,坐着等死远不如着手行动。

zǐ怡跟在他的后面,学着他的样子,装模作样,模样可爱,看起来却极为滑稽。

玄琴却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人已悄然坐下,打算凭借强大的神识来探寻一切,并没有在意到zǐ怡多余的动作。

如果一种方法并能改变什么,那么就换一种,换一种也许一定行。

风,有风,在强大神识搜寻下,他的第一感觉就是风,这个时候他已露出了笑脸,用手指着前面。

“应该就在这里了。”

zǐ怡走了过去,耳朵忽然贴在墙上,脸上却始终如最初,似乎依旧一无所获。

“真的是这里么?”她已变得并不确定。

“当然!我的直觉从未错过。”玄琴也走了过来。

他的手忽然轻轻碰了那道墙壁,就在这时,一股可怕的反噬力将他人弹飞。

这个时候他却笑了。

zǐ怡虽然不明白,但却并没有开口,她相信他之所以笑,一定有他的理由。

果然,玄琴又站了起来,全身的气势也随着攀升,仿佛一尊燃烧着火焰的战神。

脚下坚不可破的玉石已被他踩出深深的脚印,一步一步,玉石破裂,他的气势也冲向了顶点。

轰隆!

火焰狂猛,一只可怕的拳头已冲破火焰,直接轰在赤红的墙壁上。

石屑纷飞,整个石室已地动山摇,与此同时,一缕血光照了进来,血煞之气猛然侵入。

“走!”玄琴猛然抱起zǐ怡,如箭矢般已冲出了石室。

广州建国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广州建国医院专家介绍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公交路线
广州建国医院专家出诊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