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永镇仙魔第九十五章启阵

2020-01-29 10:12: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镇仙魔 第九十五章 启阵

陈羲看向老人,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答案。可是老人显然不愿意多说什么,只是一直看着那个面女。过了一会儿后老人对面女说道:“我们都不要欺骗自己了好吗?我不是厉兰封但是他的一抹影子,所以知道你的感情。而你在四百多年前厉兰封死去的时候也殉情而死……你也只是她聚而不散的一道怨念啊。”

面女的身子猛的摇晃了一下,向后退了两步手抱着头:“我没死!我没死!”

“你死了!”

老人陡然提高声音:“四百多年前,厉兰封连斩数个洞藏境界的修行者,身负重伤终死去。当时你远在汶口山修行,厉兰封临死之前以意念传音九百里告诉你他的死讯,然后请求你帮忙守住九幽地牢……你闻讯之后悲痛难以自制,自绝-经脉。”

“只是你临死之前,忽然想到自己若是一死却辜负了厉兰封的嘱托,所以残魂不散到了满天宗。你本是厉兰封第一个弟子,美貌倾城,你爱上了自己的师父,可他却对儿女私情没有一点想法,你悲愤离开满天宗。”

老人不管面女有多痛苦,一字一句的继续说下去:“你的残魂回到满天宗之后,发誓自己的相貌只有厉兰封一人可见,其他人都不可见,所以你就成了面女。之后你就住在这九幽地牢之中,只想着厉兰封能够再来看你一眼……”

老人叹了一声:“我不是完整的厉兰封,但终究也算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我来看你了,你不要再做面女。”

随着一声嚎啕大哭,面女蹲了下来痛哭不已。陈羲等人看着她,都觉得心里特别难过。世间痴情女子莫过于此,她竟是为了厉兰封可以做到这般地步,只怕这世间很难再找出第二个人来。

哭了好一会儿之后,白衣女子缓缓站了起来。陈羲看到她的脸上五官已经重出现,果然是一个美到了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的女子。她五官精致,眉目之间有一抹散不去的哀伤。这女子之美,只看过一眼怕是很长时间都不会忘记。

“你说的对,他死了,我也死了。可他嘱托我的事我就要做完,外面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女子的脸上依然挂着泪痕,但是看起来稍稍平静了些。

老人将满天宗的危机说了一遍,女子让开自己的位置:“你们上去吧,我在这里守着,不管是谁,都别想毁了厉兰封当年穷尽一生之功修建的九幽地牢。”

老人俯身道谢,也没有多说什么,招了招手带着陈羲等人从白衣女子身边走过。上第五层塔的时候,陈羲发现看起来一直没有太大表情变化的老人居然泪流满面。他只是一抹影子,却声哭泣。

“你在改运塔上看到的那一缕青丝……便是她离开满天宗之前自己割下来的头发,她将那缕头发留在厉兰封的桌上,自此离去。她走之后厉兰封才又收了一个弟子,便是后来满天宗的传人。”

老人语气悲伤道:“其实,就算厉兰封一心救天下苍生,但怎么可能情?他一直带着她的一缕青丝,后来临死之前才放进改运塔里。那青丝之中有厉兰封的寄托,所以才会强大。我感受不到太多厉兰封那个时候的心境,但我知道他也是痛苦的……他不敢动情,是因为一旦动情便有太多牵挂,他就不能彻底的放开手脚去做他要做的事。”

陈羲等人久久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厉兰封是个真真正正的圣人,为了救天下已经彻底抛弃了自己。如果说白衣女子那般痴情之人天下少见,厉兰封这样的人是绝仅有。天上地下,可能就只有一个厉兰封。

因为老人是厉兰封的残魂,所以对九幽地牢格外的熟悉。一路上遇到的那些禁制多半还记得厉兰封的气息,一直到了九幽地牢第八层的时候他们才遇到了麻烦。守护第八蹭的,是一条石蟒。

这条石蟒是真真正正的神兽,不是元神。虽然按照品阶来说,石蟒属于低阶神兽。可是这条石蟒在九幽地牢多年,而且靠近塔尖,接受了一小部分神腾的力量,又被尽深渊的气息所染,看起来已经发生了变异。

它盘踞在第八层的空地上,把陈羲他们四个人绑在一起,只怕也没有它的一颗头颅大。而且变异之后这石蟒的鳞片不再是那种岩石的灰黑色,呈现出一种类似于金属的光泽,而且……它居然生出了翅膀。石蟒盘踞在此,那身躯之大如同一座小山。

它睁开眼看着陈羲等人,眼神里有几分不屑。

“你让开。”

老人大声叱了一句。

石蟒竟是哈哈大笑起来:“厉兰封,当年你以绝强的修为攻破昆仑,将我抓住囚禁于此。那个时候我才刚刚孵化出来,你欺我修为不深让我在此承受了四百年煎熬。但你没有想到,你会比我先死吧?你没有想到,经受神腾之威和尽深渊的气息,我现在已经强大到可以随意杀死你们所有人!”

石蟒一张嘴,一股飓风涌现。这飓风之中杀机浓密,所有人一起出手竟是挡上片刻都不能。石蟒狂笑,身子往前一张嘴咬了下来。飓风如牢将陈羲他们都困住动也不能动,眼看着就要将他们都吞噬进去的时候,陈羲黑戒一闪,藤儿出现在他们身前。

在看到藤儿的那一刻,石蟒立刻向后缩了回去,巨大的头颅匍匐在地上不敢抬起,那庞大的身躯竟然瑟瑟发抖。

“念你修为不易,让开吧。”

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藤儿小大人似的说了一句,还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石蟒不敢有一丝耽搁,立刻蜿蜒爬开不敢有一丝耽搁。藤儿在心里传音给陈羲:“走走,趁着它还看不出来我的虚实立刻过去,它现在怕我是因为它惧怕的是以前的我,若是被它瞧出来我修为大减,它是不会放弃吞掉我的,吞掉我,它就能进化金身升入高阶神兽。”

陈羲心里一惊,脸上却不敢暴露分毫。他们大步走过去,几个人刚踩上石阶就听到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咆哮:“你原来修为境界跌落的如此厉害,神腾竟然弱到了这个地步!我要吞了你!一群耻之徒居然骗了我!”

反应过来的石蟒卷动着腥风扑了过来,陈羲等人立刻加速下到了九层塔中。他们感觉到塔身不住的晃动着,显然是那石蟒还在疯狂的撞击。但厉兰封当年留下的禁制还依然强大,石蟒不能冲出八层塔。

……

……

“父……父亲!母亲!”

当进了九层塔,陈羲看到了被一条粗大锁链穿透了肩膀挂在墙壁上的那个男人之后,忍不住双膝一软跪了下来。在他父亲旁边,他的母亲也一样被锁链穿透了肩膀挂在那。两个人身上着厚厚的一层灰尘,看起来哪里还有一点生机。

陈羲的父亲陈尽然看起来依然是三十岁左右年纪,面容俊朗。只是他紧闭着双眼,对陈羲的呼喊没有任何反应。看起来陈尽然虽然如石像一样,但身上那种儒雅脱俗的气质依然令人敬服。

陈羲的母亲面目也没有什么改变,依然美丽。对母亲的印象,陈羲还停留在十一年前。在他看来母亲是当世温柔美丽的女子,对他百般疼爱。此时看到父母如此受难,他怎么可能心里平静的下来?

“用青木剑斩断锁魂链!”

老人立刻提醒了一句:“你现在呼喊也没有用处,你父亲母亲自己封闭了感官六识,根本听不到的。”

陈羲这才惊醒过来,他本是冷静之人,但再冷静的人见到父母遭受这样的苦难,怎么可能还保持冷静。听到老人提醒,陈羲立刻起身跑过去,召唤出青木剑斩在那锁链上。青木剑上光华闪烁,剑气缭绕,啪的一声,龙形剑气将锁魂链斩断。

陈羲和高青树分别将陈尽然夫妻接住,陈羲也不耽搁,以青木剑割破了手掌往父亲身上滴血。鲜红的血液很就渗透了进去,就好像底洞一样吞噬着。陈羲咬着牙坚持,催动自己的血液不断的往外淌。短短片刻,他的脸色变有些发白。

一直过了足足有两分钟的时间,陈尽然身上的死气逐渐退去,脸色恢复了生机。又过了一会儿,陈尽然缓缓的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脸关切的陈羲。

“你是?”

陈尽然微微愣了一下,忽然醒悟过来:“你是捷儿?”

陈羲原名陈捷,他回到满天宗之前自己将名字改为陈羲。和晨曦谐音,他只希望自己回到满天宗就能看到一抹晨曦,带来希望。

“是的父亲,正是孩儿啊。”

陈羲抱住父亲,失声痛哭。十一年了,他从不曾在人前流过一滴眼泪。因为他知道眼泪没有任何意义,他总是表现的那么平静那么冷静,可是他也是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感情。此时他再也难以抑制,放肆的哭着。

陈尽然抱着陈羲,泪水也从脸上划过:“难为你了。苦了你了。”

陈羲摇头:“孩儿不苦,父亲母亲才是真的苦。”

高青树虽然知道不能打扰了这种场面,可还是忍不住提醒:“宗主,外面强敌已经攻进内宗,请您立刻发动神木大阵守护尽深渊,再迟只怕来不及了。”

他的话才说完,就听到外面一声巨大的轰鸣。紧跟着似乎听到了怒叱之声,正是守在界墙那的谢心安发出的。那些人竟然这么就找到了尽深渊的入口,显然满天宗之内还有他们的内应。

“天意!”

陈尽然看到陈羲身边的青木剑忍不住惊喜道:“青木剑是神木大阵的钥匙,没有青木剑断然开不了大阵。可是青木剑很久之前就已经失踪,现在居然成了我儿的本命!这真是天意!”

他起身,提起青木剑掠到屋顶上。这是第九层塔,屋顶就是塔尖。陈羲抱起母亲滴血,抬起头看着上面。他发现屋顶上有一道狭细的缝隙,父亲将青木剑插进塔顶,完吻合。随着他父亲将青木剑一拧,九幽地牢猛的一震!

宁夏石嘴山市惠农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肿瘤医院在线预约
福建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台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青岛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