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玄骨鬼帝第27章不止一个重生者

2020-01-25 01:01: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骨鬼帝 第27章 不止一个重生者

“玄骨吗?”

沈逸想了想,又说:“还不错,就叫玄骨吧!那这个玩意叫玄骨鸡,还是玄骨狗啊?”

玉辉云笑道:“为什么要多加个字呢?难道你还想制造其他玄骨吗?”

“那是必须的啊!”

“随你。不过,你得先解决我的问题啊!”

“你先说说你对自己情况的了解,关于被复活方面的。”

“这个嘛,怎么说呢。”玉辉云眉头微蹙,认真地回想起来,良久才道:“那部分记忆缺失的非常严重,不知道是施术者的能力有限,还是他故意的。我只记得,灵魂状态时看到了自己的骸骨,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符文,然后就是一段空白。第二段记忆是醒来时,发现自己是个骷髅,但是骷髅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血肉,然后又是空白。再接着是完全苏醒,莫名其妙地出现在王宫里,被几个士兵发现。他们中有人记得我的模样,就派了一个人去报告秦璋,其他人想扶我去亭子里休息。也就在这时,我失去理智,杀了三个人,等他们远离我我才清醒过来。”

沈逸立刻打开十大灵魂禁锢术卷轴,希望能在里面找到类似的情况。

白骨生肉是比较高级的术法,但只会影响身体,不会使人失去理智。

被复活的人的关键在灵魂上,而灵魂受制于血符文,通过血符文被施术者控制。

十大灵魂禁锢术的第九个有记载一种特殊的血符文,非常敏感,当重生者被触碰时会暂时夺走重生者的理智,使之成为杀戮工具。

使用这种血符文的施术者,一般相当痛恨重生者,或是为了某种目的,希望重生者在被其亲人触碰时丧失理智而亲手杀了自己的亲人,等重生者清醒后就会无限的痛苦怨恨。

这怨恨也是一种力量,可以被施术者使用,具体用处不明。

要解除施术者对重生者的控制,就必须封印血符文。

这很需要实力和技巧,否则会先伤害灵魂,后被血符文反击重伤。

沈逸说:“以我现在的实力,只能勉强帮你压制一下,别人碰你你不会立刻失去理智,但没办法解除控制。而且这会被施术者发现,他可能立刻向你下令杀了我。所以,除非能一次性解决血符文,否则不能冒险尝试。”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是我什么忙也帮不上,非常抱歉。”

“唉!”玉辉云摇头长叹,在床边坐下,又说:“就在你炼制玄骨的时候,施术者已经向我下令了。”

“哦?什么命令?”

“找到你,并且杀了你。”

沈逸大惊,连忙倒退数步:“你……你现在能控制自己?”

“他的命令是先找到你,并不是直接下达杀你的命令,所以暂时还能控制。”

“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等有把握了再来找你。”

“好!万事小心,被他复活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沈逸点点头,立刻收起玄骨鸡离开地下室,先去见瑶儿,再去和玉雪凤说明现在的情况。

玉雪凤一听到被复活的人不止玉辉云,脸色骤然一变,立刻派遣密探前往几个大臣的家里调查。

沈逸正要离开王宫,去找君漠商量以后的布局,怎样设置陷阱并引出施术者本人。

但是,玉雪凤却不让他离开,说是为了他的小名着想。

沈逸心里冷笑,现在对他生命的最大威胁者可不是施术者,而是玉家父女四人。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玉雪凤其实也是好意。

去调查的密探回来禀报,说那几个大臣家里都出现了已经死去的人。

玉雪凤挥手命他们退下,对有些愣神的沈逸说:“这几个大臣今天没来早朝,都说是生病了,可派去慰问的女官都说他们没病,而且有些地方被严格把守了。刚才你说被复活的人不只是我父亲,我就有点怀疑,这才派人去调查。果然……看来那个人针对的不是王族,而是这个国家!”

沈逸还好没有出去,否则能不能活着到驿馆还说不定。

既然玉辉云被下了那样的命令,其他被复活的人肯定也得到了相同的命令。

玉辉云与他认识,有求于他,所以凭毅力能暂时克制自己,但其他重生者可就不会克制了。

玉雪凤突然又问:“你需要多久能解除那人对本王父亲的控制?”

“我现在实力不足,需要尽快提升实力。”

“需要多久?”

“这个不好说。”沈逸心里补充一句:还得看瑶儿什么时候醒。

玉雪凤秀眉微蹙:“难道不能先压制一点吗?”

他微微摇头:“那会被施术者发现,到时可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玉雪凤沉默许久才道:“那你最近就不要离开王宫了,本王立刻给你准备专门的修炼室,你在里面潜心修炼即可。顾群和乔逸云会跟着你,如果你不放心,本王可以让君漠也进宫。”

“那就有劳女王陛下了。”他还是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在身边。

“嗯!”玉雪凤停顿了会儿,又问:“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请讲!”

“你真的一点都不信任本王吗?”

“不是不信任,是必须有戒心,因为能称王称帝的女人都不简单。”

玉雪凤微微一笑,美丽的容颜令人迷醉:“如果不是你当年那句话,父亲也不会把王位传给我。说到底,这都是你自找的。”

沈逸尴尬地笑了笑,有点后悔当年说那样的话了。

她又说:“我们这也算敞开心扉了,有些事就不瞒你了。你的事,父亲已经全部告诉我了,但目前只有我知道这些事。”

沈逸神色微变,暗暗猜想玉雪凤会不会逼他交出他现在的一切。

他上次只是对玉雪凤说,他打算用自己引出施术者,但没具体说明。

玉雪凤肯定心有疑虑,然后去问玉辉云,后者一五一十地说了。

这也是他早该想到的,即使逼玉辉云发誓不把这事说出去,后者很可能告诉自己的女儿们。

因为玉辉云已是死人,他现在想做的只是不伤害自己的女儿们,并且尽量帮助她们。

沈逸不怪他,只是有点担心自己的命运。

武圣传承可不是说着玩的,对大部分人来说那是成为强者的一条捷径。

当然,他不属于大部分人,因为他的情况特殊,唯有殷月华的传承可以让他继续踏上成为强者之路。

对他来说这并非捷径,只是一条可行的路。

但是他拥有这份传承,就会引来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引起无数无法预料的事。

然而,玉雪凤并没有让他分享武圣传承,更没有逼他交出武圣传承,而是轻笑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你不用担心。父亲告诉我,你是在那个叫瑶儿的姑娘的帮助下才能修炼,没得到她允许的人是无法得到这份传承的。所以我逼你也没用。我只是想请你留在玉龙王国,帮我几年。”

“如果只是这样,我会尽力而为。”

“那你现在对我没那么多戒心了吧?”

“这个嘛……”

“看来需要时间来帮你消除戒心了。”

沈逸干笑两声掩饰尴尬,心说能不能消除戒心还未可知呢。

玉雪凤喊来一个禁卫,命他立刻把副统领秦璋传来。

这是沈逸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以前似乎也在哪里听说过,一下子想不起来。

关于禁卫军,沈逸倒是有些了解。

当年玉雪凤初登王位,有大臣逼宫,被她亲自率军打败。

从那以后,禁卫军统领一直就是玉雪凤亲自兼任,而副统领则有两名,直接听从她的调查,又互相牵制。

能担任副统领的绝对是玉雪凤的心腹,今年年初,她更是将其中一个有劣迹的副统领撤职,由金灵公主玉青鸟兼任副统领,而另外那个没被撤职或调职的副统领就是秦璋了。

一般而言,玉雪凤让人传副统领来见,都是传召秦璋,也只有秦璋能随叫随到。

毕竟玉青鸟还是王国的财政大臣,每天都忙着和钱打交道呢。

当沈逸看到秦璋时,前者发现后者的脸似乎有点眼熟。

秦璋直接无视了他,单膝向女王跪拜,声音冰冷严肃:“参见女王陛下!”

“起来吧!你旁边这位名叫沈逸,你们以后要多亲近亲近。”

“是!”

“咳咳!”沈逸听这话就觉得别扭,“亲近就免了吧,多交流就好。秦统领,以后多多关照!”

秦璋认真道:“沈先生失言了,是副统领。”

沈逸难得挤出点笑容,一下子僵住了,这家伙怎么这么死板啊?说:“哦,秦副统领。您可别叫我先生,愧不敢当!叫我沈逸就好。”

秦璋微微点头,不再关注他,而是毕恭毕敬地等待女王的命令。

玉雪凤又说:“给他准备一间僻静的修炼室,让顾群和乔逸云也去。另外,你亲自去驿馆请红河帝国的君漠进宫……”

“还是我亲自去比较好。”沈逸插了句嘴。

秦璋眉头微皱,表明他有点生气了,在等女王下令惩处这个无礼的家伙。

可是,他的女王却轻笑道:“说的也是,那你就和秦璋一同去驿馆吧!”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的地址
邹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治白癜风最好的专科医院
锦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福州妇科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